天天__等等叫我正面上他

  圣僧:哦,我菟
  兔兔:也不可以菟菟啦嘤嘤
    一只手灵巧地伸进衣间,冰冰凉凉地贴着胸前的皮肤,想解他的衣扣却解不开,发出了轻声的抱怨。
  然后一个柔软的东西贴在了他的胸前,急切的啃咬着他的乳首。
  “嘶…”被咬的有些疼,他终于睁开了眼,一个棕色的脑袋埋在他的胸前,嘴里喊着他的乳首,手还在和袈裟作斗争。
  “痛痛呼呼沃。”那人见咬疼了自己,便贴心地往那里吹着热气。
  燥热从心中升起,他看那人又想解他的裤带,起身制止了他。
  “住手,你是哪来的,你想干什么?”他呵斥道。
  那人被吼了有些委屈,眼神暗了暗,然后又变得妖媚,盯了他几秒,然后他觉得身体一软,这人会摄魂术。
  那人主动献上自己的红唇,有些生涩的挑逗着。
  这人好香,如是想着,他也不自觉地回应着。
  吻开始变得火热,那人不会伸舌头,他勾着他的舌头,掠夺他嘴里香甜的空气,直至那人因为缺氧而脸变得通红。
  一吻结束,虽气息不稳但是却笑着说:
  “圣僧,你吻得好厉害沃。”
  待神志稍微清醒了点,圣僧一把推开他,“哪来的妖精。*”
 

 
   

评论

热度(1)